中药方大全小图标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祝由术 > 名人

上帝之约翰 (巴西)

手机端链接    来源:原创  作者:中药方大全

    

 当未曾谋面,旅居澳大利亚的李泽初女士知道国内极少有介绍约翰的资料时,非常热心地为我们找到了外网上的一个视频,并翻译了所有文字,首先感谢李女士的大爱和为此实际作出的努力!

       作者是一位被约翰远超疗愈血癌的美国人:Wayne W.Dyer博士(最上面两幅照片是作者本人,下面的几张图片是上帝之约翰,来自马晓晓的直播间),他把自己被光之存有治愈的神奇经历整理成了如下文字。


作者分享正文:

       这个世界上有一位卓越不凡的绅士,他的名字叫上帝之约翰。近期,上帝之约翰赋予了我非常令人震惊的经历。我是第二次为了颈椎疼痛寻求治疗,第一次发生在我录制最新的公众电视特别节目,名字叫〈我现在可以明白〉。

      疗愈过程是隔空进行的,上帝之约翰在他巴西的家,而我在美国的卡尔斯巴德,就这样他为我做了手术。
      在这个“灵魂手术”之后,我的朋友瑞德,崔西到我家中来拜访我。当他看到我脖颈后面巨大的伤疤时,他极度震惊了。但是这个伤疤在短短的两周后奇迹般的消失了。
      我对上帝之约翰最为敬仰的事情之一是他那简易的口头禅:'我并不能治愈任何人,真正治愈你们的是上帝。在上帝无限恩德的允许下,神性存有来治愈我的家人们。我只是上帝神圣之手中的一个乐器而已。'
      在我的生命中,我曾到过一个能够让我向世间万事万物敞开心扉而毫无畏惧的地方。我以我个人以下的经历,邀请你来体验一下这个人的伟大工作。

谁是上帝之约翰
      2011年的春天,我已经被确诊为血癌两年之久。那时我是两个肿瘤学家的病人,并且需要定期做血检,测量白血球数量。那时我严格遵循我的朋友莱姆.麦当劳制定和监管的饮食议定。湃姆.麦当劳是一个见习护士,同时也是营养替代品的专家. 在过去的几年当中,在我医生的建议下,我一直远离热瑜伽. 我只能做做'Eccuse Begone'的练习课程. 每天作为示范,我把自己对血癌的处理过程包括在我的这个课程当中,演示我自己如何处理我身体的这种状况。ABC世界新闻相中了我的这个录制,去年感恩节之后向全国播出了我得血癌的状况。
      有一天,一位住在马德拉眼科医生瑞纳.匹斯卡娃告诉我说:' 我将会旅行去巴西,去见上帝之约翰,我非常乐意你也一同前往,对于此行对你的重要性我无法用言语表达” 。一个叫做上帝之约翰的男人已经在巴西阿巴迪亚尼亚治疗病人40年。数以千万的人从世界各个角落来到过这个小村庄并接受过这个淳朴简单,被宇宙之存有附体的人的手术。

被上帝之约翰治疗前的准备
      我计划与瑞纳同行,但是因为我逼近的写作交稿期限到了,我并没有决定手术。然而她已经接到到了为我治疗的使命,并且通过一个极为复杂的程序为我安排做远程疗愈。他告诉我她差一点就被附体了,并且她非常确定我需要接受那位阿巴迪亚尼亚的小镇的神人亲自为我做远程神性治疗。
     通过Fedex,瑞纳给我寄来了被祈福过的药材、圣水以及使用说明. 她指导我如何服用草药,穿上白色的衣服,由四个天使拍照后再交给上帝之约翰过目。

      照片由电子邮件寄出后,我被告知我的手术将会在2011年4月21日的傍晚进行,那同时也是我的老母亲95岁的生日。我根据指导要在星期三晚上10点钟准时上床睡觉,并且浑身白装,睡前喝圣水并且要静心冥想。


手术后的第一天
      我一大早被瑞娜的电话叫醒,她和我同时接受上帝之约翰的手术。他让我回床,再继续睡24小时,就把这次手术当成是一次被当地医生所做的胆囊移除手术一样。我听到瑞娜几乎是恳求我的语气,但是我没有听她的。我感觉像没事一样,没有任何关于那天晚上发生事情的记忆。我决定出去步行90分钟,心中怀疑,或许那位神性存有并没为我做治疗,因为上帝之约翰是远在七个小时时差的巴西。我坚持走了出去,但是没走超过500码我就昏倒了。
      在我孩子的帮助下,我重新回到房间躺在床上,那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并且要再睡24小时,就像瑞纳指导的那样。我非常的疲劳,有一种无法接受的虚弱感。过了些日子,我出现了像感冒一样的症状,咳痰,但是我可以吃一些汤了。这是我在这一周内的情况。没有运动,没有游泳,没有走路,只是简单的从无法看得见的什么东西里排毒,那是我所无法理解的。

一周以后的延续性治疗
      通过电话瑞拉告诉我,在4月28日的星期四,正好是手术后的一周,我要进行另外一个被叫做缝合移除(拆线移除)的远程小医疗程序。当然没有缝线了,也不会有什么血癌的疗愈(我心里想)。4月27日星期三晚上11点钟,(巴西时间,4月28号早晨6点)我吃了上帝之约翰给的处方草药和圣水,穿了白色的衣服,上床睡觉了。当时,我很虚弱,因为我有好几天没有进食了,并且这一周一直有生病的感觉。但是第二天早晨醒来,我感觉我和以往非常不同。
      发现的第一件事是我手腕上的手表停止了工作。这个发现令我感谢到非常奇怪,因为我这款手表是一个非常精准的仪器,并且被保证不会出任何故障或者是走错时间的。我走出了我的房间,问候了我的儿子和女儿,从他们那里我感受到了一种至关重要和无条件的爱,这使我受宠若惊。我也向他们伸出双手,拥抱他们,并且告诉他们,我有多么多么的真切的爱他们。傘子和瑟瑞娜问我:'爸爸,你是怎么了?你有嗑药吗?你的眼睛好像是没有瞳孔了,而且你的左眼像是被什么人抓伤过'.


      我当时只是感觉我就是纯粹的爱的化身,我所居住的星球也是纯粹的爱的载体.海洋在召唤我到它那流动的爱里畅游。我的孩子对我来说就是天使。我感觉到自己,强壮而饥饿,并且充满了喜悦。我完全不知道昨天晚上我的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唯一敢确定的事情是,这个世界和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和我以前做的认知完全不同了。
      自从几天前我经历了“拆线后”,到现在我一直处于一种吃了摇头丸的状态。那一丝恼人的抵触感消失了,而且所有的对抗感都变成了爱。漫步和游泳时我都充满了全新的能量, 并且被赋予了更强更高更敏锐的感知能力, 这是在我的整个人生当中所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特别是在两年前我被诊断出白血病。


手术后一周,我71岁的生日
      我拿出50美元一沓的钞票,走出圣德france酒店,我度过生日更好的方法是将爱传递出去,帮助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们。我给出了最拥有热情的拥抱,认真的聆听那些掉了牙齿的极其肮脏邋遢的男人们谈话。我向那些身材矮小的可怜女士伸出了救援之手,对他们来说 任何一个在工会广场的垃圾桶里找到苏打罐和装水的塑料瓶机会都是令人振奋的大奖。我丝毫没有察觉到他们的肮脏。我只看到了在他们空洞的眼神当中上帝的形象在慢慢的展开. 我深深的爱上了每一个我碰触到的人。我派发出去随身所带的所有的钱,然后回到酒店,我坐在床上哭泣在感恩里,感恩我今天所经历的所有的一切。这是在我人生的71年当中最为难忘的生日。

     从拆除无形的手术线至今已有21天了,现在是5月18号。就在我冥想时,我听到了一个独特的来自灵魂深处的声音,他告诉我说今天不要出去走路,但可以做瑜伽。谁都可以看出我当时的震惊,因为这一年里,我已经被几个一些专家禁止做热瑜伽了。我迅速的爬起来,开车到我的瑜伽工作室,完成了一个长达90分钟的瑜伽,每一套的两式和每一个体位都被我完成了。我感觉自己有点生锈了,但是还是被内在的核心的我吓了一大跳,原来我能够完成那个90分钟的高强度的训练。一整天我都在激动和浑身充满了神圣的爱的能量当中度过。

我现在能够清晰的领悟到真谛了
      我重新思考上帝之约翰的疗愈和借上帝之约翰之体进行治愈的那位神性存有为我疗愈的玄妙细节,这让我领悟到了一个核心的真相。当我们从我们的本来的最原始自然的状态转换我们的能量,并且实践老子讲述的四种基本美德之时 (对所有生命的尊重,自然真诚,柔,和相助), 我们才能获得得生存资源和那种普遍配合。这四种美德并非是来自外部的约束和教条,而是我们的自然本性组成部分。

      我现在明白并且越发清楚这次与上帝之约翰的经历以及随之而发生的这些神奇事件都是因为我的生命切换到了更能被上帝识别的地方而显化的。引用一句我们所熟知的来自〈〈新约〉〉的信息,“和上帝在一起,所有的事情都成为可能。” 没有什么东西会被漏掉,包括那些不可治愈的重病。瑞娜.匹斯卡娃对于我通过上帝之约翰与神性存有接触坚持确实是一个神性的治疗。这使我联系到了我所坚持的老子说的的四种基本美德,也就是当我的Excuse Began观念逐渐的改变更新时所坚持的四种基本美德。我很清楚的意识到这白血病的出现是为我将来以我自身的案例现身说法引导大家学习怎样活在一个没有任何谎言借口,充满神圣的爱的地方。

在远程疗愈体验五个月后 

       我重新从远程精神手术中获得了生命的活力。我被邀请到纽约州莱茵贝克的欧米加学院,参加为期四天由上帝之约翰亲自参加的聚会。大概每天1500人, 只穿白色服装,在他面前走过,他身上的神性存有为这些病人做了各种各样的精神手术。我和其他人一样,被排在了队伍中,没有任何特殊的待遇。当我在这位来自巴西的上帝的人面前停下来的时候,我只是这个长长的队伍当中的一个小小的个体。他抬头看了看我,然后用葡萄牙语说:“ 你的身体很正常啊  ”。这几个字,使充满了感恩的神情和泪水。之后我被上帝之约翰邀请坐在一个叫流动着房间的地方,我整个人沉浸在巨大爱的磁场里。我对神性课程长期持有一种信念,就是人只有两种情感,恐惧和爱。当我们恐惧时,爱就不在了;当我们拥有爱时,恐惧就不在了。当我用清晰的感知回顾那段手术缝合线移除的经历时,很显然能够做神性疗愈的灵体在我的潜意识当中植入了强大的爱,这强大的爱让恐惧没了空间。之前从来没有过如此博大的爱渗透到我的生命里的感受,爱每一个人每一件事。但是仅仅血癌一个词,足可以把对于癌细胞通过血液散布全身的焦虑和恐怖先入为主地植入内心深处。
      我一直很坚信我是一个教育者,这次我所经历的加上许许多多其他的神奇事件意味着我需要拿我自己的经历现身说法,去服务和帮助那些和我境遇相同的人。于是我不再说我患了血癌,那句在诊断结果出来后每天都要反复重复的话。取而代之的,我要陈述那句当我站在上帝之约翰面前时,他身上的神性存有对我所讲的话:'我一切正常,事实上我非常健康'。
     苏菲派信仰告诉我们:当我们在花园中行走时,踩到了荆棘,我们必须记得对荆棘说声谢谢!为了那个让我更靠近我的灵魂本性的血癌之荆棘,为了所有觉察上帝感知的神性,我愿意为你们献上我最真挚的爱,谢谢你们,感恩!

      

让我们再一次感谢李泽初女士的翻译

       如果有更多人翻译国外的灵性信息,传递到中国!善莫大焉,功德无量!

       我遇到太多身心灵存在各种复杂状况的个案,有些催眠有帮助,有些我们无能为力,我已经把上帝之约翰推荐给了其中的几位,我相信巴西之旅不仅个案能得到彻底疗愈,期间的所见所闻更是一场绝无仅有的灵性体验和升华。高维度的光之存有,之前你也许只在灵性书籍上看到过描述,而祂们确实存在,即使你看不见,但祂们依然亲自在你身上动手,或做手术,治愈了你的多维度身体,从而让你的肉体重获健康。

生活中充满了奇迹,只是需要自己去创造!

       马晓晓关于上帝之约翰的介绍,请在星空电台,和觉醒者联盟的千聊直播间,搜索:我遇到了外星人系列,马晓晓的第九场直播分享。

       不要小看任何一次分享和转发,也许一个人的生命就可以得到延长,家庭命运从此不同。而灵性的星星之火,更可以燎原!


tags: 上帝 约翰 巴西
返回顶部
推荐资讯
视频:田纪钧讲关节不痛的秘密、膝关节拉筋法
视频:田纪钧讲关节不
白露到了,你还好吗?
白露到了,你还好吗?
尿疗与断食
尿疗与断食
给风疹反复发作女孩的药方(组图)
给风疹反复发作女孩的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1. 外星人联络员常文霞
  2. 付必秀
  3. 纪晓岚,自毁哪些“特异功能”?
  4. 张玉仙
  5. 痛忆“祝由科”符咒疗法传人王殿中先生
  6. 李庚武近况
  7. 翁秀琴
  8. 生命磁动力救醒植物人
  9. 拔牙神医周德荣
  10. 何宏:我曾在507研究“人体科学”